Colorful_阿克曼

Levi本命‖Eren,Levi双人厨‖渣写手‖拖延症‖我是糖教⊙▽⊙

随笔

毕业已有一月。。。。
我还是无法释怀很多东西:分崩离析的班级、老师的冷眼以对、同学的互相猜忌、他人的看不起。。
整个高三我一直是用
“天将降大任于斯人也,必先苦其心志,劳其筋骨,饿其体肤,空乏其身,行拂乱其所为,所以动心忍性,增益其所不能”
这句话来激励自己的。
那些看不起你的人,一定会在最后一刻被事实的巴掌抽肿,

所幸的是——我做到了!
我在可恶的班主任认为我考不好的时候考好了
我在大家的意想不到中重新拿回了属于我的位置
可是我依旧很难释怀,这个让我伤心透了的班级,我连谢师宴也没有去。。。
虽然不妥,可是我真的不想再面对那些我不亲爱的同学们。。。
一直感觉对不起几个看得起我的老师,有时间一定会回去好好看看他们

八月,西安

王储大人,臣要结婚了

♥利艾利艾利艾


♥王储艾×贴身骑士利


♥废话少说,下面正文


————————————————————

“王储大人,臣..”

“爱卿来的正好,我这里新得了一副东洋书法家真迹,你来看看”

“王储大人....”

“怎么?爱卿有话直说便是!”

“臣...臣要结婚了”


手中的动作一顿,脸上原本的笑意慢慢消失

“你,要结婚了?和谁?”

“和..史密斯公爵家的大小姐”

“她吗....她不适合你”皱了皱眉

“没相处过又怎么知道不合适呢!”依旧面无表情

“利威尔!我说!她不适合你!”椅子上的人有了怒气

“那谁适合我?艾伦你吗?”下首的利威尔同样有些恼了

“我...利威尔..别这样!”艾伦声音里带了一丝恳求

“臣..已经到了年纪了..是时候给家人一个交代了!”语气冷硬的利威尔不留情面地反驳

“不行!你结婚了我怎么办?!我..我不能没有你!”艾伦用颤抖的,带着哭腔的声音挽留着

“王储大人请别任性!臣结婚后也一样在您的身边工作,不会离开您。”利威尔虽然很想伸手擦掉那张小脸上的眼泪,但握了握拳,还是没伸出手

“可是!可是..我不管!反正你去给我推了!”某人不顾面子的哭闹,理直气壮的下达着命令。


利威尔狭长的眼眸眯了眯,似是想到了什么,行礼退出了大殿。


这边艾伦正抽噎着,感到异常的难受“阿明!利威尔从来都没有这么对过我!他是不是真的不要我了?!”一旁观摩了全程的阿明抹掉了一滴汗,有些无奈“这..王储大人,先起来好吗?”


坐地上的艾伦一骨碌爬起来,拍拍屁股,摸了摸鼻子,环视四周,发现并没有人在看之后就若无其事的坐回了椅子,思考着对策。


几天后,利威尔再一次走进了大殿

“爱卿是想来告诉我退婚的结果吗?”艾伦有些兴奋

“不,臣是来送请柬的”利威尔残忍的打破了某人的幻想

“请..请柬?谁的?”艾伦有种不好的预感,心里一直默念‘不要是你..不要是你..千万不要是你!’

“是臣的。”答案..很残忍

“利威尔你!”

“王储大人记得七天后一定要出席,臣还要准备事宜,先走了”

“利威尔!利威尔你回来!”艾伦咬着牙看着远去的帅气背影,恨恨地剁了下脚,转身离去


到了婚礼那天,艾伦咬牙切齿地穿上了自己认为最好看的一套衣服,如约来到了婚礼现场,却在看见现场布置的瞬间心脏像是被撕裂了一样阵阵地疼:

白色的玫瑰拱门是艾伦最喜欢的式样,教堂也选在了艾伦曾经说的梦想的结婚地点,玫瑰铺满了新郎新娘要走过的路边,全部,全部都是艾伦最想要的样子,只是,走上去的人却不是他自己。


艾伦苦笑着摇摇头,眼中尽是黯然。

没有理会阿明在身后的叫唤,一个人走到了教堂的花园,然后..他遇见了利威尔。


今天的利威尔比往常还要帅气很多:全部后梳的头发露出了刀刻般的俊美脸庞,额头上垂下一缕发丝,有种桀骜不驯的美感,眼眸是一如既往深邃的灰蓝,薄薄的嘴唇紧抿,貌似有点紧张,合身剪裁的西装套在健美的身材上愈发衬得人英俊挺拔,艾伦几乎移不开眼了。

“呃..hi?”比婚礼的主角更加紧张的艾伦有些尴尬的开口

“hi..你来了”灰蓝色的眼眸里泛起一丝笑意

“我..你是存心刺激我的吧!”瞥了瞥婚礼现场

“怎么?这样布置不好看吗”有点挑衅的意味

“你!...我知道我很过分,绑你在我身边这么多年却从来没有给过你一个肯定的回答,但是...”摸了摸鼻子“算了,就在这里做个了结吧,也算是我在你结婚前对你的最后一个任性的要求。”

“那就说吧”利威尔挑眉,勾起一抹笑

“我....我确实喜欢你很久了!”某人憋的脸通红才吐出了这句话

“我知道”利威尔的笑意更深了

“嗯...什么?你..你早就知道了?”艾伦一脸惊愕

“Yes,my lord”绅士般的行了个礼

“那..那你还...”艾伦还有点没缓过神来

“So?..走吧!要进场了,宾客们都等不及了!”不由分说的拉起了依旧一脸茫然的某人的手踏上了走向教堂的路。


穿过浪漫的玫瑰花拱门,沿途嗅着玫瑰的芬芳,两人缓步走进了教堂。艾伦看着牧师台上的史密斯公爵家大小姐佩特拉笑眯眯地看着自己和利威尔,想到了些什么,气愤的看了身边的人一眼,却还是有些害羞的低下了头,任由利威尔拉着自己的手。


“利威尔,请问你愿意与艾伦共度一生,从今天开始相互拥有,相互扶持,无论是好是坏,富裕或者贫穷,健康还是疾病,都彼此相爱,珍惜,直到死亡都不分离吗?”


“我愿意”


“艾伦,请问你愿意与利威尔共度一生,从今天开始相互拥有,相互扶持,无论是好是坏,富裕或者贫穷,健康还是疾病,都彼此相爱,珍惜,直到死亡都不分离吗?”


“我愿意”


没有一丝顾虑,没有一丝犹豫,就这样相爱,直到死亡都不分离。


 场上响起雷鸣般的掌声,所有宾客带着祝福的微笑看着这对壁人。


仪式完毕后,两人回到了艾伦的卧室。一进门,艾伦就甩开利威尔的手,坐在床上气鼓鼓的瞪着利威尔,要他给一个合理的解释。

“我也不想这样啊!”某人有些无奈的摊手“不这样怎么逼得出你的真心话!”

“我..我只是不知道该怎么说嘛...”语气越来越弱,到最后细如蚊呐。

“亲爱的王储大人...我们..是不是该干正事了?”挑起没有底气的某人的下巴

“你还没解释今天是怎么回事呢!喂!喂...唔!”不断捶打着利威尔的胸膛撒气

“看来...我惩罚的还不够啊!”直接翻身上床把挣扎的艾伦压在了身下.....


Whatever comes ,I'll love you ,just as I do now.Until I die .

任世事千变万化,我爱你,亦如初心,至死不渝


                                                    Final


繁星【利艾】

♥利威尔1225生日快乐!!


♥艾莲出没~


♥试着写一下小清新(?)


♥女追男什么的⊙▽⊙


——————————————————————

“利-威-尔!!”令人恐惧的尖锐女声发出惊雷般的怒吼,路人们全部捂住耳朵站在一旁准备看好戏,但是被叫住的主人公却面无表情的转过身,淡淡地说了一句“什么事?”好似已经习惯了一样,接着那个叫住他的女生跑到他身边,一边喘着气,一边用原本娇俏的声线发出情人间的抱怨“你怎么又不等人家~”还顺便拉住了利威尔的手臂摇晃,路人的议论声渐止‘原来是情侣啊,那就没有什么好看的了’因为几乎全部是这样想的,所以人群也就散了。


事实真的是这样吗。。。。并不!


利威尔的脸在被拉住手的那一刻就开始变黑,直到气场已经让正在撒娇的女生感受到了濒临死亡的恐惧,她这才放开手。然后利威尔头也不回的掉头走了,女生弯了弯嘴角勾起一个苦涩的弧度,然后扒拉了两下棕色长发就追了上去。


噢,忘记说了,棕色头发的女生叫艾莲,被她追着的男生叫利威尔,艾莲从一开学就看上了这个个子不高但气场特别引人注目的黑发男生,莫名其妙就觉得好帅,然后就移不开眼了,接着就展开了攻势。跟他们同一个学校的学生几乎每个星期都能看见几次他们在一起的场景,一开始以为是情侣,但是观察久了也发现了他们相处的不寻常——明显艾莲是主动的一方。


也不是没有人说,但是看到利威尔那张充满煞气的脸,到嘴的话也都咽了下去。


据利威尔的好友韩吉说,他预测最后利威尔一定会被追到手的!至于他为什么这么笃定。。未来的事谁知道呢!


其实并不是艾莲特别丑,本来也就是个美人坯子,就拿她的眼睛来说,翠绿色的眼眸总是能让与她对话的人被吸引视线导致最后语无伦次,那纯粹的颜色里容不下任何沙子,你根本没办法对着拥有着这样好看眼睛的人生气。特别当那双眼睛里带着哀求的目光望向你时,完全无法拒绝。


但我们的利威尔怎么可能会被这种眼神征服呢!要说心动也不是没有,只是一直这样的被缠着耐性也早就磨没了吧,更何况本来就没有多少。只是苦了艾莲,追了这么久也没能打动她的男神,还遭到周围人的嘲笑,已经快撑不下去了啊。。。


 深蓝色绒布上镶嵌的钻石流转着刺眼的华光,少女的心思在月夜下荡漾。


【呐,阿明,你说。。他真的就那么讨厌我么?】


【讨厌?不见得吧!为什么这么觉得?】


【你看,每次我一找他,他就黑着一张脸,总是用一种很嫌弃的目光望着我,他难道就没想过,我也是会受伤的吗。。唔。。好难受!】


【都叫你别喝酒了!看看,现在难受了吧!】


【诶。。阿明!】


【又干嘛?】


【我问你个问题。。】


【说吧】


【我还要不要喜欢他啊?】


【那你倒是说一个不喜欢他的理由啊!】


【唔。。我想想。。嗯。。啊啊啊!想不到啦!烦死了!】


阿明无语的看着身旁醉得不省人事地好友,无奈的拿出手机按了利威尔的电话【唉。。看你这样子。。是逃不开了啊。。真要一辈子栽在这个男人手里了!】


不一会,利威尔闻讯赶到,阿明指了指醉倒在地上的艾莲,耸耸肩【交给你了!解铃还须系铃人啊!】


利威尔不耐烦地皱了皱眉,叹了口气,将艾莲一把拉起扶住了肩,半拉半拖地带走了她。


艾莲被风吹的稍微清醒了一点,睁开眼却看见自己的男神正扶着自己,以为这是梦,不禁用手摸了摸男神的脸。利威尔感觉到手上的温度,转过了头,与艾莲四目相对。


良久,两人的目光都没有移开。盯着那双翠绿色的眼眸,利威尔鬼使神差地就吻了上去,更准确的说是追随了自己的心。也不理会艾莲的惊讶,蜻蜓点水地一碰就离开了。在那一瞬间艾莲看见利威尔的耳尖有点泛红,事实上,艾莲自己的脸已经红的不成样子了。


真是一个美好的夜晚。


第二天,当艾莲迷迷糊糊从床上醒来的时候,发现并不是自己的卧室,她急忙拿出手机打给阿明

【阿明!我好像不在自己的房间啊!这是怎么回事?】

【啊啊,那个嘛。。】

“喂!艾莲•耶格尔!”

阿明听见了利威尔的声音,悄悄地挂了电话。艾莲应声转过头,不由得有些错愕。【难道。。这是。。你家?】被她盯着的某人挑眉【不然呢?】看着他的脸,突然想起昨晚发生的事,艾莲的脸顿时通红,不知道说什么。利威尔见状叹了口气,转身【出来吃早饭吧!】


艾莲闻言有些惊喜,以最快的速度梳洗好跟着利威尔的脚步出去了。


吃完早餐,两人一起去学校,正走在路上。艾莲突然想起什么,瞪着一双无法让人说谎的眼睛盯着利威尔。利威尔感觉后脑的视线让他有些发毛,转过头看着艾莲【喂!看着我干嘛?】【我想问你个问题】【那就问!】【为什么。。昨晚。。要亲我??】虽然脸颊爆红但艾莲还是说出了这句话。利威尔整个人都僵硬了,神色特别不自然,眼睛盯着小道一旁的树上,就是不肯看着艾莲,事实上他根本没想到艾莲会记得这件事。


艾莲等了一会,突然有些恼火。翠绿的眸色愈加深邃,就这么幽幽地盯着利威尔,等着他的答案。


利威尔最后烦躁的挠了挠头,说【其实我也不知道!】艾莲错愕的看着他【你。。不知道?!】【是的】【那。。昨晚发生的事算什么?!】【你就当没有这回事好了。】又是那种疏离冷漠的语气,艾莲突然觉得有些想哭,眼圈已经红了,最后却是瞪大眼睛眨了眨又憋了回去。


利威尔看着这样的艾莲不知道为什么有些难受,想说出安慰的话,到了嘴边又变成了那种该死的语气【喂!你有什么好哭的啊!】【你懂什么!】吼出这句话的艾莲径直越过了利威尔,走向了学校。


初冬的风有些刺骨,刮过少女的脸颊,留下通红的印记,平日里总是带着笑意的眸子此刻噙满了泪水,流下的泪珠和雪花融化的雪水交融在一起已然分不清楚,艾莲突然也有些看不清眼前的路了。


当艾莲重新出现在利威尔的视线内已是一个月后。这一个月,艾莲总是避免与他见面,就连一个眼神的交汇都吝啬,利威尔不免有些不爽。韩吉对此感到很好笑,用手肘戳了戳身旁一直冷着脸的友人,用欠打的语调调笑道【喂喂!吃醋了?不爽了?人家缠着你的时候怎么不见得你这么在乎?!现在人家不要你了,你高兴了?】【嘁,死四眼一边玩去!】【哎哟!别这么冷酷嘛!说说看啊!到底是不是?!】【啧!】【喂喂!别走啊!说清楚啊!】


利威尔走到了天台上。看着友人皱起的眉头,韩吉叹了口气【你喜欢她】,没错,这是个肯定句。


望着天空出神,良久,呼出一口气【大概吧】如是回答。


【什么时候的事?】不免有些好奇。


【我也记不清了,这种感觉很久了。】眼神中带了抹晦涩。


【后悔了吧!当初没和她说清楚!】那天亲她的原因,还有一直以来对她这么冷淡。


【恩】确实后悔了。


【总要做些什么来挽回吧?】我看得出她还喜欢你。


【Maybe】不,是一定。


黄昏的太阳散发着甜腻的气息,慵懒而缓慢的下沉,遮盖的云层越来越薄,有什么东西正在渐渐明了。


艾莲正在路上走着,突然被拉住了手臂,刚想挣扎,却撞进了一双灰色的眼眸,不如说是从没出来过。


任由他拉走,艾莲知道结果要来了,这么久了,总要有个结论,再拖下去于谁都是不愿意的。


他们到了在这个时间点空荡的公园。


【说吧!你的结论!】翡色的眼眸清亮,荡漾着层层水光。


突然觉得有些不认识眼前的少女,利威尔愣了愣【是该有个结论了。】


艾莲抿了抿唇,还是没忍住先开口了。【虽然不确定的事有很多,但唯一可以确定的是,我喜欢你这件事,是不会变的。】利威尔似是被震了一下,但很快又平静下来。


【从开学那天起我就注意到了你,虽然不高,但是不知道为什么却更引人注目。】某人感觉自己的太阳穴在突突的跳。


【然后看到你的正脸,我就。。恩。。一见钟情了。虽然说法很俗套,但事实如此。】


艾莲沉吟了一会,接而开口【不要问我为什么会喜欢你,因为我也不知道。暂且把它叫做命运吧!虽然我不是很喜欢这种说法。】


利威尔就这么站着静静地等她说完。


【该我说了?!】挑眉


【唔。。恩】艾莲皱了皱好看的眉,点头


【我喜欢你】松了一口气


【恩。。嗯?!】瞪大眼睛望着那个说出这句话的人


【我说。。我喜欢你!听到了吗?】有点不耐烦,应该是恼羞成怒


【哦。。】少女低着头一副若有所思的样子


【啧!】某人不耐烦地揪住对面人的衣领扯了过来


【诶诶诶!?唔!】嘴,被封住了


少女的嘴唇甜腻柔软,利威尔久久吸吮着不肯放开。


艾莲的脸颊绯红,大脑一片空白,脑子里回响的是早上听过的小提琴协奏曲,欢快的旋律飞扬,整个人像被浸泡在了软软的棉花糖里,不能自拔。


稍微睁开了眼睛,看着正吻着自己的人:白皙的肌肤在太阳的照耀下踱上了一层金色,高挺的鼻梁使眼眶深邃,黑色的发丝揉过脸颊,独属于利威尔的清香闯入鼻息,艾莲闭上了眼沉醉在这个吻中。


时间仿佛定格了,一秒,两秒。。直到不能呼吸,他们才放开彼此。


【这样你明白了吗?】


【。。嗯】少女脸上还是未退的红晕


【那就走吧!】牵起了她的手


公园里的樱花比往年任何时候都开得灿烂,层层叠叠。风吹过,抖落了一片霞云,浪漫得让人心醉。


在一起很久以后,艾莲终于逼问出了利威尔那天亲她的原因。


【利-威~告诉我嘛!】亲昵的摇着对方的手臂


【那么想知道?】挑眉


【是啊是啊】一脸期盼


【先亲我一下再说!】嘴角勾起


【唔。。好吧】缓缓将嘴唇送上去,轻轻一点,离开了


【啧!】某人不满意了


用一只手抬起艾莲的下巴,另一只手按着后脑勺直接来了一记深吻。


当艾莲被吻的晕头转向时,他压低嗓子凑近她的耳旁


“因为你的眼里倒映了满天繁星”


                 


偶然抬头
蓝绒色的天空上镶嵌着一轮明月
月光莹莹
像是我对你长久以来的思恋

远方的你
是否也看见了
这一轮圆圆的月

若能相见
我只想说一句——
今晚月色真美

走在空旷的街道,零星的人点缀着,昏暗的天空并没有要亮起的样子,街上的路灯还在照着,心却是躁动不安的。

风声呼啸而过,说话声,笑闹声传来——是早晨该有的样子。咕噜咕噜的车轮声,是早起去医院门口卖早餐的那一家子推着车掠过;争吵声,是报刊店门口的三个小学生在大声的争论时下在男孩子间较为流行的陀螺;旋律声,是路过我的那个赶着去上班的大叔发出的,哼着小曲儿。

这一切都是那么安详,好似只有我的心无处安放。

我走过一个又一个街道,路过一盏又一盏不够明亮的路灯——这里没有,那里也没有。

没有我可以蜷缩的地方,巨大的空虚感袭来,也许这就是孤独。

随便写写

其实一开始看巨人的时候并没有很萌哪对cp,只是单纯的觉得作者笔下那个残酷却又真实的世界特别吸引我,op让人听了就热血沸腾。兵长也并没有特别吸引我,对于他的最初印象——那个‘进击的巨人’你看了吗?里面的兵长好帅的!就是类似于这样的话语让我产生了好奇,然后就在某一天去百度了一下,再然后目光就移不开了。

他并不是一个完美的少女漫男主角or配角,他不温柔,他有洁癖,脾气还特别暴躁,他也不是一个少年,而且他三十岁了,虽然是前半,但也不小了,算是个大叔。但就是这样的一个人,让我心动。

他不温柔,但他会在深夜守在那个阴暗潮湿地下室,这是他的责任,也是他关心下属的方式;他有洁癖,但他会握住同伴血淋淋的手细心地聆听他们的遗言,让他们安心地闭上双眼;他脾气很暴躁,但那是他保护重要人的方式。就这样一个不高大,脾气暴躁,还有深度洁癖的人,却有醉人的温柔。

那以后,我疯狂的迷恋上了他——这个默默忍受着所有痛苦,承担着所有责任却不说出口的男人,我愿意为他献上我的心脏。

Where Is My Kiss

♥利艾利艾利艾!!

♥梗来自→_→破产姐妹

♥圣帕特里克节paro

♥捆绑play?

♥节操已丢进马里亚纳海沟

——————————————————————

“喂喂!不可以啊!你们怎么能这样!!”我叫艾伦•耶格尔,是一名即将满十八岁的高中生,今天是三月十七日,圣帕特里克节。现在我正被让他们几个穿上了绿色的女仆装,然后将我拉去,更准确的说是绑去了Freedom Wings——一间我们常去的酒吧。

本来说好的,一起穿上绿色的衣服去酒吧,结果最后给我的却是女仆装。这让我怎么忍受!?更何况利威尔先生也在那里!要是让他见到我这副模样。。啊啊啊!!

——————以上为艾伦的心理活动

他们一行人走进酒吧,酒吧老板韩吉过来招呼他们。“哟!这里!”让他们几个打着招呼,艾伦因为羞愤而躲在他们身后。可是韩吉并不打算放过他“怎么不见小天使?”,让他们几个人笑得暧昧,艾伦被吓了一跳“我。。我在这。。”他扭扭捏捏的走出来。

短到大腿根部的裙摆下修长的双腿不安的抖动,蜜色的眼眸泛着不知所措的水光,毛茸茸的短发上佩戴着猫耳铃铛,为了应景而系上的绿色缎带垂落颈旁。

韩吉在看到他的一瞬间两眼亮度剧增,“小天使~今天这个装扮真是太棒了!某人一定人很高兴的!”“某人?”艾伦歪歪头,表示没有听懂,头上的猫耳铃铛随着这个动作摇了摇发出清脆的声响。韩吉感觉自己有流鼻血的趋势,捂住鼻子说“等会你就知道了”艾伦似懂非懂的点了点头,跟着韩吉走了进去。

吧台边没有多少人,艾伦放心的找了个位置坐下,向酒保示意要了一杯‘Bloody Maw’,因为心情郁闷,艾伦胡乱点了一杯。他刚要拿起酒杯,一只手从他旁边夺过了杯子,他气愤的扭头却撞上了一双灰蓝色的眼眸,愣了半刻“利威尔先生?”“恩,和朋友过来?”“是啊!利威尔先生呢?”“一个人。”“噢。。那个。。可以把酒还给我吗?”“我记得你好像还没成年吧?这酒,归我了!”“利威尔桑!不带你这样的!我都十八了!!”艾伦在激动之下并没有意识到已经私自改了称呼,利威尔倒觉得这个称呼不错,但是嘴上却不饶人的说“还差几天吧?”“虽说是这样没错。。但是,也可以喝了吧!”语毕他却发现利威尔已经把酒喝完了。

艾伦气愤地转过头以表示不想理利威尔,头上的铃铛又一次发出声音,‘好可爱!’这么想着的利威尔被还没咽下去的酒给呛住了,“咳咳!咳咳!”艾伦听见咳嗽声顿时没了火气,担忧的转过来“利威尔先生!怎么样了?呛住了吗?”利威尔好不容易缓过来,抬起头看着艾伦因为生气而泛红的脸颊,对上诱人的蜜色眼眸,视线下移,利威尔盯着被水色润泽的嘴唇,‘啊啊!好想亲下去!’利威尔越想越觉得有一股邪火在往下窜,他摇了摇头,将欲望暂时压下,一把扯住艾伦的胳膊将他拽过来,拉进自己的怀里。“我没事”“是,是吗,那就好”

艾伦因为这个突然的动作吓了一跳,反应过来后整个脸红得和番茄一样,利威尔不禁有些想笑。现在艾伦顺从的窝在利威尔的怀里享受着私人座位,利威尔将下巴放在艾伦的肩头磨蹭,少年柔软的身体令他心情愉快,看着舞池里人们的狂欢,嘴角微微上扬。无疑,这是个盛大的节日。

利威尔玩心大起,他轻轻舔弄艾伦泛红的耳垂,感觉怀中人明显的颤栗了一下,有些颤抖的开口“利,利威尔桑,你要干嘛?”利威尔突然想到了什么,凑得更近了,他的呼吸喷拂在艾伦的耳边“Eren,where is my kiss?”磁性的嗓音摩挲着艾伦的心,令它痒痒的有点情难自禁。“ki,kiss?”“where is my kiss?”利威尔又问了一遍,艾伦感到有些难为情“这里。。这么多人。。”但是他还没说完,利威尔就已经摆过他的头将唇凑了上去,艾伦因吃惊而略微张开的嘴刚好方便了利威尔的入侵。

利威尔的舌野蛮的扫荡着艾伦的口腔,因舌头交缠而发出的水声在这吵闹的酒吧里根本没人注意。艾伦逐渐放松,开始回应利威尔的吻,手臂也不自觉的缠上了利威尔的脖颈,跨坐在他的大腿间。吻到难舍难分的两人根本不觉得这个姿势很羞耻,他们和酒吧里的众多人一样会有个特殊的夜晚。

“哈。。唔嗯。。哈。。嗯。。嗯?诶诶!”艾伦感觉身体一下子腾空了,不由得将手臂收紧更加贴近了利威尔,两人的唇暂时分离。利威尔疾步越过人群走上二楼。二楼是一些客房,他踹开了其中一间,将艾伦扔在了床上。

“砰!”房门关上了,艾伦知道自己没有退路了,其实他也压根没想过要逃跑,早就已经被挑拨的根本无法压制住欲望了啊!

虽然现在艾伦的诱人程度已经可以让人犯罪了,但利威尔看起来并没有很急,一颗,两颗,修长的手指顺着纹路慢悠悠地解开衣扣,接着是皮带“咔哒!咔哒!”皮带被一格一格的抽出。利威尔上床翻身压住艾伦,两条手臂将艾伦禁锢在自己怀里,他凑近艾伦的耳边,又一次用低沉而带有磁性的嗓音开口“Where is my kiss?”艾伦本就通红的脸愈发红得要滴出血似的“刚才,不是亲过了么。。”“我要你亲我,刚才的不算”“好,好吧”艾伦的双手认命的攀上利威尔的脖颈,将他的头拉低,闭上眼,把唇凑了上去。

唇上温软的触感令利威尔舒心,他加深了这个吻。艾伦猝不及防就被夺去了呼吸,“哈啊。。哈啊。。唔嗯。。利。。威尔。。桑。。”利威尔狠狠地吸吮了一下之后放开了他。此时的艾伦已经脸颊潮红,蜜色的眼睛里快要泛出水珠,惹人怜爱的望着他年长的恋人,利威尔愈加觉得快要撑不住了,恨不得现在就压在艾伦身上狠狠地抽插顶弄。他吞了口口水,暂时压抑着欲望打算玩点别的。

“艾伦哟!”“嗯?”艾伦被吻的分不清东南西北。“我们来玩点别的吧,不然对不起你这身衣服啊!”“什,什么?”

利威尔甩了甩手中的不知道从哪里弄来的绳索,示意艾伦把手给他,艾伦迷迷糊糊地伸手,眨眼间利威尔已经用绳索把他的双手绑在了一起,艾伦不解地看着年长的恋人,利威尔却只是坏笑了一下,这让艾伦有种不好的预感。

利威尔将绳索两端绕过艾伦的脖子,交缠后从胸前穿过,绑住了少年青涩的阴茎,在上面打了一个漂亮的蝴蝶结“大功告成!”利威尔满意的弯了弯嘴角。艾伦清醒了一些,看着身上的绳索,突然想到了什么“利威尔桑,你这是。。”“捆绑play啊”利威尔面无表情的说出了令人羞耻的词语。艾伦脸颊涨得通红,有些抗拒。利威尔却浑然不在意的继续挑逗着少年的身体。

将女仆装的上衣拉扯开,利威尔用舌头在艾伦身上不断点火,粗糙的舌面摩擦着娇嫩的乳尖,小波的快感向艾伦袭来,有些难耐的发出呻吟“恩。。哈啊。。有些奇怪”另一边的红缨也被手指揉搓着,腾出来的另一只手则摸向了挺立的柱身,有意无意的轻轻摩挲着,修长的手指在前端打转,握着尺寸刚好的阴茎开始撸动,两个敏感点同时被刺激,艾伦已经深陷在情欲里了“恩啊。。不要。。不要这样。。要射了。。哈啊。。”突然,利威尔停住了,将柱身上的结拉紧了一些以保证少年不能射出,青涩的柱身有些涨红。利威尔居高临下的看着艾伦蜜色的泛着水花的双眸,脸颊通红的隐忍着下身的不适,双手慢慢的下移却不能松开柱身上的绳结,焦急的摸样说不出的可爱。“利威尔桑,可以松开么。。。”“松开?夜晚还长着呢!”利威尔带有侵略性的吻落在了艾伦的嘴唇上,手指从少年美好的背部线条一路滑到了有些湿润的后穴,修长的手指在周围摁压。

利威尔试探性的伸进去一根手指,艾伦忍不住大呼“咿呀!痛!”利威尔看着艾伦痛苦的脸有些心疼,拼命忍耐着想要直接贯穿的冲动,慢慢的开始转动手指在艾伦的内壁摩挲“放松,忍忍就好了”他很快又伸进去第二根手指,虽然还是有些痛,但艾伦试着逐渐放松,慢慢的痛苦转化为了快感,“唔。。”艾伦有些舒服的眯起了眼睛,这让他看起来更像一只猫了。利威尔有些忍不住,加入了第三根手指和抽插的速度“嗯。。再快点。。”早就被情欲淹没的艾伦根本意识不到自己说了多么淫荡的话。

这句话落在利威尔耳中就如同得到了邀请,他抽出了湿漉漉的手指,接着让早已涨得发紫的阴茎直接进入了艾伦的后穴,突然被贯穿的不适并没有持续多久艾伦就被快感淹没了。“啊。。哈。。恩。。”利威尔堵住了艾伦呻吟的同时手也不忘一同刺激着艾伦柱身和胸前的红缨,这回三个敏感点全齐了,艾伦已经爽的说不出话,只能发出断断续续的呻吟来表达自己的感觉。

双腿被弯曲成一个诡异的弧度,下身的交合处源源不断的流出羞耻的液体以及噗嗤噗嗤嗤的水声,囊袋随着撞击敲打在艾伦饱满挺翘的臀部,房间里甜腻的气息暧昧不清。

当艾伦再一次感觉到要射了后,利威尔终于松开了绳结,白浊的液体喷射而出,利威尔一个深挺也在艾伦体内释放了出来。

就当艾伦瘫倒在床上以为可以休息了,他突然感觉体内的硬物又有胀大的趋势,不由得转过头可怜兮兮地望着俯视着他的男人“啧!才一次就受不了了?”“呜!是利威尔桑体力太充沛了啦!”少年高潮过后带着红晕的脸颊气呼呼的鼓起,好看的蜜色眼睛控诉般的看着利威尔,像被胭脂染过的双唇高高撅起,别提多可爱了!

利威尔越看越觉得不能就这么算了,直接俯身吻了下去“唔嗯!利威尔桑你干嘛啦!”“干你啊”面无表情的说完这句话后又开始了新一轮的抽插。

————————————————
【第二天】
晨光微亮,太阳暖融融的光线透过窗户照在相拥而眠的两人身上,棕色头发的少年嘴角微微上扬,仿佛手中抱着的是他生命中最重要的宝贝。

缓缓睁开双眼,盯着对面黑发男人好看的脸,少年轻轻的吻上了男人的额头,接着偷笑着闭上眼装睡。

男人很快苏醒,翻身压住少年,轻抚着他的脸颊,用鼻尖蹭了蹭,少年被男人落在脖颈上的发丝痒醒,睁眼与男人对望,相视一笑,所谓与子偕老,便是这种感觉吧!




宿命的羁绊——《My Deskmate》

♥利艾利艾利艾!!!

♥校园的纯洁(?)爱恋,年龄差缩小

♥不知道自己在写什么系列

♥老流氓就算年轻了也本性不改(你们知道我在说什么)

————————————————————
下午慵懒的阳光让人舒服得不想动弹,窗外的蝉鸣正在知了知了,刚睡醒的身体还不想思考任何事情,思绪漫无目的地飞远。

我叫艾伦•耶格尔,是一个刚刚变成高中生才一个月的普通的家伙,高中繁忙的学业使我并未有时间准备就猝不及防的转变了,每天早晨打着瞌睡的走到学校,几乎是掐着点去上早读,就这样两点一线的生活却闯进了一个并不平凡的家伙,事实上是我单方面的注意上了他。

他是利威尔,在一次阴差阳错的换座位中,我们成为了同桌,他并不高,比我矮一点,皮肤很白,是细腻的那种白,鼻子很挺,从侧面看他的线条真的很好看,眼睛不是纯黑,是灰色偏蓝的那种,每次总是忍不住想要看着他,一看就被那双眼睛吸引住了,嘴唇是薄薄地,他总是喜欢抿唇,下巴的弧线很好看。

可是,明明长相那么完美,他却总是带着一副‘生人勿近’的表情,我总是小心翼翼地和他相处,只是每次看他却被他发现的时候真的很尴尬。

我并不是很擅长学习,相反的,利威尔却意外地很在行。出于个人的私欲,我总是缠着他问东问西,本以为他会不耐烦,但事实出乎我的意料,他很耐心的教我,每一个步骤,每一种算法,全部都仔细的教给我。在这样日复一日的相处中,我发现我更喜欢他了。每次他认真解题时的侧脸总是让我痴迷,我一直为自己隐藏的很好,直到。。

这天下午,又是约定好的补习时间,利威尔正在帮我写一道计算题,我一如既往的盯着他的侧脸发呆,他写着写着突然把笔放在了一边,这样一个突兀的动作把我吓了一跳,我突然意识到我看了他很久。利威尔把脸转过来盯着我的眼睛“喂,你看够了吧?每天都这样”我意识到秘密隐藏不下去了,我有点不知所措“我。。我一直以为你没发现的。。”声音完全没有底气,我承认了我在偷看他。他盯着我看了一会,叹了口气转过头“被吓到了吗,又不是不给你看”“啊?什么意思。。”我没弄懂他说的话“没什么”他这样回应我,我也不敢再说什么,有点尴尬的坐在一边等他解完题,心里想着他刚才说过的话,是允许我看他的意思吗。。为什么感觉很开心,其实他并不讨厌我。。吧

————————————————
今天是测1000米的日子,我有点紧张,我虽然看起来体育很好,但是耐力却意外地差,我觉得我会坚持不下去,这么想着,我更紧张了。随着时间的流逝,到了我这一组,我深呼吸了一口装作镇定的走到了我的跑道,平复了一下心情,等待着枪声的响起。

“砰!”开始跑了,我跟着大队伍不断的移动。最开始的两圈我还能和旁边的人并齐在一条线,到了第三圈,我逐渐落后,那种喘不过气的感觉浮了上来,我有点想放弃,但是想了想我的期末成绩,我又坚定了心神。可是跑步这种事,一旦你产生了或者产生过想要放弃的想法,你就会觉得越来越累,离你前面的人越来越远。第四圈,我已经有点恶心,头顶上的烈日毫不留情的暴晒,刺眼的阳光几乎使我睁不开眼,汗水不断往下滴,脚步越来越沉重,我知道自己快到极限了,但是我不想输。好不容易到了第五圈,我几乎力竭,快到终点了,我在恍惚中好像听见了利威尔的加油声,我抬起沉重的眼皮,我看见了利威尔担忧的脸,我咬牙又加了一把劲,终于冲到了终点。我直接躺倒在地上,用手臂遮住了眼睛。

一双微凉的手拉开了我的手臂,将我直接抱起,我惊呼了一声用手勾住那人的脖颈,眨了一下被汗水糊住的眼睛,发现是利威尔“利威尔?是你吗?”“是我,马上就到医务室了,太累的话就睡一下吧”“恩”我放心的在他怀里睡去,也不知道为什么,真的感觉很安心,就让时间停留在这一刻吧!

过了许久,我睁开眼,床边是利威尔熟睡的脸,我情不自禁地伸出手想要抚摸,利威尔却忽然睁眼,一把抓住了我的手“利。。利威尔,你醒了!”他眉头紧皱,似乎很生气“谁让你那么拼命的?!活腻了?”我无言以对,有点委屈的低着头“又不是我想的,关乎到期末成绩嘛。。我也不想啊,那么难受。。”他又叹了一口气,直接抱住了我,将头埋在我的脖颈“以后不要让我担心了”“恩”我有些哽咽地应声。“哭什么!我又没欺负你!”“不。。不是。。我只是觉得自己很没用,老是给你添麻烦,还老缠着你问你题,现在又让你担心。。你为什么要对我这么好!这样我会更喜欢你的!我。。唔!”我还没说完利威尔就是堵住了我的嘴,在我快喘不过气的时候,他松开了我“虽然想说的话有很多,但是我长话短说,我喜欢你,很久了,现在你明白了吗?”我愣住了,许久才缓慢地点点头,喜欢我?我不是做梦吧!利威尔好像看穿了我的想法“你不是在做梦,我喜欢你”我又听了一遍我梦寐以求的话,然后,我把自己藏在了被子里。

“喂!躲起来干嘛!好歹也给我个回应吧!”“我。。我。。说不出口!”突然一股猛力扯开了被子,我对上了利威尔面无表情的脸,他压在我身上,一条腿抵在了我双腿中间,两手撑在我头两边“不说吗?那就用实际行动来证明吧!”我惊恐地摇头,但是,这种反抗根本没用。

这时,被利威尔踢到医务室外面的韩吉一边写着医学报告,一边咒骂着利威尔的重色轻友,听到屋子里传来的令人羞耻的声音,她无奈的从口袋里掏出耳塞,顺便将门口挂上了‘请勿打扰’的牌子。。。